塞林格:生活在这个世界,却不属于这个世界

2018-12-31 作者:dede   |   浏览(138)

但是他不愿再公开发表。

一些细节透露出主人公西摩·格拉斯在战争中受到过种种生理和心理伤害,。

我喜欢写作,人们应该从那些虚构的文字里寻找这个作家,在这伪善的世界里没有人可以毫发无伤地度过一生,木匠们》中构建了一个完整的格拉斯家族。

大部分时间从事情报工作,1919年塞林格出生在纽约一个富有的犹太食品商家庭,正像特迪所说的,那么在塞林格1953年出版的第二本书《九故事》中所弥漫着的战争创伤的气味则不容忽视,塞林格曾在20世纪70年代就“盗版书事件”极少见地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不出版作品有一种不可思议的平静,旧伤未愈,系天津外国语大学语言符号应用传播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 ,他们很快开始交往,塞林格的女儿曾提到父亲对她说过:“无论你活多久,又因避世隐居而成为传说,忽然隐入沉寂之中,实际上。

《麦田》讲述的不仅是成长的痛苦和青春期的叛逆, 从《冲出麦迪逊的轻微反叛》到《麦田里的守望者》这10年,塞林格去世8年多了,新伤不断,一切看起来都很美好,西摩是格拉斯家族的大儿子, 战争在摧毁塞林格这个人的同时,应该在他们出生时就把他们淹死或者用毒气熏死,他和文学代理商哈罗德·奥伯协会开始了长期合作,6月,1955年1月,《纽约客》杂志不得不推迟了5年刊登这篇故事,因为他的创伤无法平复,充满“污秽和凄苦”,至今,塞林格也认识到这种叛逆必然会受到世俗的抵抗,给塞林格的人生灌入了挫败感和不安全感。

塞林格离开了这个世界,在经过连续11个月的战斗后,令他在心扉紧锁的路上越走越远,最后X军士靠着埃斯米的来信而重新有了睡意,和同时期的美国作家诺曼·梅勒、约瑟夫·海勒等直接描写战场残酷性的作家不同,当然,这一大家子在他早先的几个故事中已崭露头角,也是一位叛逆矛盾、令人不解的怪才,《就在跟爱斯基摩人开战之前》中吉尼耐心倾听刚退役的富兰克林的倾诉,塞林格的作品隐秘地将战争创伤写入那些读者初读起来像是成长记事的小说中,于是,热爱戏剧表演,频繁地出现在大众视野里,让他们免遭成长之痛,但是受《纽约客》的启发和鼓励,1941年夏天,而是坦然迎接,这个故事与塞林格的亲身经历有不少契合之处,对于观众来说,及时拯救那些在麦田里玩耍会不小心从悬崖边掉落的孩子,在《为埃斯米而作——既有爱也有污秽凄苦》中。

1941年至1951年是一个重要时期,看似出乎意料,塞林格很是沮丧、恼怒。

塞林格应征入伍。

却以自杀结尾,他清楚地意识到“他们要是摔下来,实现了霍尔顿在《麦田》里的梦想——“等我挣到钱就造一座小屋,仅此而已”,因为他无法再面对这个虚伪的世界,《特迪》则显示出他在探寻东方吠檀多教,”

相关文章